中文版 | English
 
 
 

飞天琵琶(作者 丹青飞狐)

2018-07-15 12:27:22 作者:丹青飞狐 来源:中加国际网

丹青飞狐来到了敦煌莫高窟,去寻找一个久远的传说。

莫高窟,又称千佛洞,坐落在河西走廊西端甘肃省敦煌,始建于前秦时期,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文化之地。

敦煌莫高窟富丽多彩的壁画,千恣百态的彩塑,成为了无数艺术家向往的艺术圣地。著名绘画大师张大千两次赴敦煌莫高窟临摹壁画,为他的艺术创作提供了极其丰富的题材。莫高窟之行也成为张大千艺术生涯走向辉煌的一个分水岭。

QQ截图20180715123004.jpg

(图为丹青飞狐在甘肃莫高窟)

从新疆到甘肃,一路沙漠戈壁。

一直以为代表着敦煌灵魂的“飞天”,一定是一个整幅壮观的“飞天”画面,走进莫高窟才知道,“飞天”只是所有壁画角落中的一个小小的背景,但“飞天”的图案却无数次出现在莫高窟众多的壁画上。在那些绚丽多彩、波澜壮阔的画面中,“飞天”显得格外低调,却又如此深沉,不可或缺。

久久地盯着“飞天”,我想,为什么一个佛教文化艺术题材的壁画群中会反复出现一个反弹琵琶的飞天仙女?难道真的代表着极乐世界?

那个久远的创作者,在这样一个杳无人烟的沙漠戈壁中是不是经历了什么?让他恋恋不舍,让他刻骨铭心……

红柳和锁阳是莽莽戈壁上仅有的生命力极盛的植物。一望无际的荒原,黄沙碧天,万籁寂静,只有淡淡的红柳娇艳地怒放着,还有倔强的锁阳牢牢地把根扎在了岩砾里。

于是,丹青飞狐写了这篇小说,女主角就叫红柳,男主角就叫锁阳。

飞天琵琶

【短篇小说】

作者 丹青飞狐 (著名艺术评论家)

她当然记得那天,晌午的骄阳像一匹骏马。

鸣沙山黄沙碧天,苍莽蜿蜒,茫茫戈壁中有绿溪,名曰月亮湖,湖畔的胡杨树,怕活了数千年,已枯了半边,周围的红柳灼灼地生长着。

她,原是天庭乐队中的琵琶手,因为在王母娘娘的寿宴上贪吃了高加索蜂蜜,中了蜂毒,被王母娘娘下凡到大漠中,化作红柳。白天她盛开着花朵,小小的绽开喇叭口,淡淡的殷红小嘴,招引无数的蜂来,她要用新的蜂毒化解身体的毒素。只要一千年她就可以重新修炼成仙,再回到天庭,回到那个音乐芬芳、歌舞升平的欢乐世界中,做一个快乐的小仙。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在红柳树上探出头来看人间。她,那么一支刚刚萌发的柳枝,淡淡的红,弱弱的身子,依附在半枯的胡杨树上,尽情地吸元纳气。

白天她附体在红柳上,尽情沐浴阳光,沙漠上漫长的日照给了她太多的元气。她除了弹奏琵琶,还要编织花篮。她把被蜂蛰过的柳枝一根一根折断,只有被蜂蛰过的柳枝才能留住精血,她用这些柳枝编成一个个花篮,每天她都要数一数,每编好一个花篮她的修炼就更进一步。

月亮湖畔总是有开不败的红柳,那一抹淡淡的红色,在硙硙的沙漠里倔强而艳丽。每一个来月亮湖取水的牧人,望她的刹那,都会魔怔般地追随她纤弱的腰肢,来到她栖身的小木屋,在穿透风沙的琵琶声中,把自己的魂魄化进她的花篮,弯弯扭扭……

花篮,是她牵着心与命脉的宝贝,她用这些血脉滋养自己,等攒够一千年的精血,她一定不会只是一个小小琵琶手。

他当然记得那天,晌午的骄阳像一匹骏马。

他赶着一头骆驼,驼峰中间架着两个大大的木桶,他好像不着急,漫不经心地用一个小小的瓢把湖里的水一瓢一瓢慢慢地舀进大桶,他傻傻的,眼睛看的很远,很游离……

远处悠悠地传来琵琶声,琴声穿透湖水,一颗颗珍珠般的水粒在湖面上跳跃。琴尖时清亮亮,琴堂时温怯怯,琴松时泪瑟瑟,琴脆时笑铃铃,琴爆时霹雳雳……许是心猿意马中被这琴声惊醒,唯恐惊破这镜花水月的琴音,他轻轻收拢起已拖入水面的粗布长衫,慢慢地回转过头。

她撞见了他的一双眼,干净明澈,仿佛天上的寒星,又似一口深井,引得她想跃身而入。

电光火石的刹那对视,她竟舍不得转开脸,十指已停了拨弦。“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没见过你。”她歪着脑袋一脸俏皮。

“我叫锁阳,你……当然没见过我。”他局促又仓皇,却也不失淘气。

“我叫红柳,就住这湖边的木屋里。”她的眼睛里全是笑。她放下琵琶,走近他,拿过水瓢,开始往木桶里舀水。

“还是我来吧!”他来抢水瓢,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一起,他俩的脸都羞红了,水瓢掉在了沙地上。

她背起琵琶,拉起他的手,“去我家坐坐吧!”

拉着他的手,她忽生奇念,何必要再回天庭,何必要成仙,一心一意与这样一个少年度日,那又如何?这么想着,眼睛里一片明亮。

锁阳的父亲是个画师,在人才济济的长安城也算不上很有名。某一日一个宫女私下请去画像,一来二去与那宫女定了终身。以后花钱托了人将那宫女从宫中赎了出来,结婚没多久生下锁阳。锁阳长到十二岁时跟父亲学画,也跟母亲学弹琵琶。这一年,长安城来了几个和尚,锁阳的父亲竟丢下妻儿,跟着和尚去了西域大漠的莫高窟,在莫高窟内做了一个壁画师,一去已是十年。

父亲走后,锁阳在家师从母亲专心琵琶。锁阳除通晓音律外,对制琴工艺更是独具匠心,拜师于长安城大大小小的琴师。不几年功夫已小有心得,也制得几把好琴。小小年纪已成为长安城里小有名气的制琴师,连宫廷乐坊也常常差人来请他去调音修琴。

那一日,锁阳去宫里调音,路过一个乐室,一下子被软蒲边矮桌上放着的一把七弦琴吸引住了,于是坐下,轻轻一抚,琴音叮咚,余音绕梁不绝,不竟十指交错,上下飞翻,立刻,行云流水般的琴声飘然而起,忽急,忽缓,急时如瀑,缓时如溪,瀑时奔腾,溪时缠绵,竟一口气弹了五个时辰……更奇特的是琴尾一块火烧的焦印,每到琴至高音时竟然熠熠生辉,彰显着不同凡响的霸气,锁阳明白了,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焦尾琴”。

相传东汉时期,著名文学家、音乐家蔡邕在“亡命江海、远迹吴会”时,于烈火中抢救出一段尚未烧完、声音异常的梧桐木。他依据木头的长短、形状,制成一张七弦琴。因琴尾尚留有焦痕,就取名为"焦尾琴"。看着这把传世之琴,锁阳由衷地感叹着,好琴,是有灵魂的!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种别样的情愫。

我一定要制出这样的琴,我一定能制出。锁阳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念叨着。

去年,锁阳的母亲去世了,他一路西行来到父亲作画的莫高窟。琵琶最早传于西域,他想,在西域大漠一定能找到一种最好的制琴材质,那种被千年风沙拍打过,被千年骄阳灼烤过,纹路细腻,音域宽广,收放自如,永不变形的材质。好材质才有好音质,才能制出他心中的“焦尾琴”。

他总是在大漠中奔走着,在每一棵树前停留。夜里他听到过风沙飞扬起拍打在树木上的声响,他在纷乱的声响中隐约辨别出那种奇特的空灵琴音,叮叮咚咚,也似那十指交错在“焦尾琴”上的音颤,他知道那就是他要找的制琴的绝好材质。他就要找到了,他仿佛看到了由他自己制作的“焦尾琴”在向着他笑。

他絮絮叨叨地讲他的童年,讲长安城的繁荣,讲宫廷里的奢华;他讲莫高窟壁画,讲他的父亲,他的母亲;他讲音律,讲那把“焦尾琴”,更多的讲他自己心中的琴梦……她听的极上心,眼睛里全是温柔。

忽地,他问她为何在这里落户,为何在这里弹琴?她笑而不答,轻轻地用手来掩他的嘴。她用布蒙上他的眼睛,让他把自己的琴一点一点拆散,再一点一点装起来,她看到他的手慢慢地旋转轸,轻轻地拨弄弦,缠弦、中弦、老弦、子弦,一根,一根的,她恨不能将这双手放进自己的怀里。

她用他才调好的琴弹唱,一曲毕,有意嘲笑他,说他的音没调准,于是他就重调,就这样,弹一曲,拆散一次,重调一次,再弹一曲,不知道弹了多少首曲子,也不知道重调了多少次。

她说她喜欢《龙船》,他问她有没见过龙船,她摇着头,他说以后带她去长安城划龙船,他用长臂牵着她如柳枝般纤弱的臂,做着划龙船的动作,她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嗔怪他弄疼了她。

他说他喜欢《见到鱼玄机》,她问为什么,他摇摇头说不知道,就是喜欢。她弹一遍,他又弹一遍,她再弹一遍,就这样一遍一遍弹,从太阳落山,弹到太阳升起,从艳阳弹到黑夜……

一天,两天,三天……门外的骆驼发出了低鸣的叫声,他如梦方醒,向她道别。

月光灿烂,月亮湖水碧蓝,鸣沙山在月色中温婉妩媚。他怔怔地看着她,“红柳,等我,等我找到好材质,做出了好琴就来娶你。”

她转过身子,幽幽地望着大漠,“嗯,你快快去找吧……”

他走了,她乱了心绪,花篮已荒了些日子。琴声依旧,却是少了点欢快,多了点忧伤。

秋天来的时候,他来了,还是那头骆驼,两个大大的木桶。

走进木屋,他从背篓里拿出一个花篮,红柳枝编的,看到花篮她的脸都白了。他却懵然道:“上次来,看你这里一屋的红柳花篮,必定是你喜欢,来的路上我特地去了大漠。”看到她异样的表情,他有点惶恐,“是我编的太粗糙,你不喜欢?”

“哦,不,我没想到你会带礼物来。”她把花篮戴在头上,强露着笑意在屋里转着圈。这花篮上的枝枝桠桠都是她的血,她的肉,她的灵。他看着她转圈,眼睛里全是笑,“我就知道你会喜欢。”他把她拥在怀里。

那一夜,他抚摸着她的肌肤,也触摸着被他折被他砍过的她的伤口。若不是爱,他怎会伤她?有了他的爱抚,伤口好像一点都不痛。

她躺在他的怀里,他喃喃地告诉她,他在大漠里找到了一个材质,一种被千年寒雪冷冻过,被万紫千红沐浴过的,早已被沙漠风干的树根。她疲惫而幸福地睡着了,竟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他轻轻地吻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熟睡……

天亮,他急急要走,她问他要去哪里,他说大漠中胡杨树前的那棵红柳树,他问过好多牧人,都说那棵红柳已活了快一千年了,用那个树根制琴一定胜过紫檀木。他用手点着她的鼻子,“你是红柳,它也是红柳。”

她一阵昏厥,那棵红柳树根就是她的根,就是她的魂,她已用了九百九十九年的精血来滋养,还有不多的时日就要修成正果,若没有了那树根她将永不复生。

“我就会来娶你!”他吻着她,一遍一遍地说着。她看见他一脸兴奋。

那个白天,太阳没有出来,天上没有下雨,却是风雷交加,黄沙咆哮,当那个半掩在黄沙中的千年红柳被刨起时,一道红光升起,直冲云霄,蜿蜒千里,远远的天边红云久久不散,空中琵琶琴音悠扬,穿透湖水,穿透黄沙,穿透红云……数不清的红柳花篮在空中飘舞,化作了红绸飞云,慢慢的,那云朵变成了一个美丽的“飞天”,定格在了漫漫无际的沙漠之上……

若干若干年后,敦煌莫高窟中多了一个和尚,他不与任何人说话,他用岩彩在每一窟穴中作壁画,他只画一种人物,反弹琵琶的“飞天”。没有人知道他曾是个享誉长安城的制琴大师,没有人知道他有多爱红柳,没有人知道那个刻入壁画的反弹琵琶“飞天”就是他的红柳。

QQ截图20180715123512.jpg

“丹青飞狐”,是中国书画界首个通过国家商标总局注册的品牌商标。

丹青飞狐,女,大学毕业,现居南京。当代著名艺术评论家。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中国最具关注度的艺术评论家。

《2015年全国最受关注十大书画新闻事件(人物)网络评选》,丹青飞狐得票排名第一。

丹青飞狐首创了中国书画界的“星光大道”。

丹青飞狐首创了中国书画界的艺术作品PK模式。

丹青飞狐是中国艺术界唯一的艺术评论文章被编入中小学作文阅读教材和考试试题的作者。

丹青飞狐系列艺术评论文章阅读量达数千万次以上。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